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本庄 鈴 無 修正,新手必看

难道说有人刚刚在偷窥自己?这院子里就她和张大雷两人,此外再没有别人,难道真的是张大雷?同时她也听到了林晓兰叫她的声音,连忙匆匆穿好衣服,从厕所里出来开门。

  来人果然是林晓兰,林晓兰来找李美娟是商量以后教张大雷数数的事情。

  李美娟一直想让张大雷去小超市帮忙,不过以前的他不会数数,所以在那边只能帮忙干点力气活。

  但昨天李美娟却是发现张大雷学习数数也是有成效的,故而就给林晓兰打了个电话。

  两人在门口随便聊了几句,确定了这件事,随后林晓兰就离开了,临走时还恋恋不舍的朝着堂屋的方向看了一眼。

  而李美娟关好门就匆匆回到堂屋,她要看看刚才偷窥自己的人是不是张大雷!却说张大雷,刚刚张大雷被林晓兰的敲门声惊动,匆匆跑回堂屋,可是他却震惊的发现自己的反应一时半会竟然消不下去。

  没办法,张大雷只好咬咬牙回到卧室,躺床上装作睡觉的样子。

  李美娟回到堂屋后,也是没有发现张大雷,她皱了皱眉头,张大雷竟然没有在堂屋看电视,那他去哪了?等李美娟来到卧室,刚好看到在那里装作睡觉的张大雷。

  而听到卧室门打开的声音,张大雷也是赶忙装作熟睡的样子,同时蜷缩着身子,尽量不让李美娟看到自己的生理反应。

  可李美娟却是更加疑惑了,因为平日里张大雷睡觉都是躺在那里,很少会说会是像现在这样蜷缩起来的。

  于是乎,她走到床边喊了声:“大雷,你怎么又睡觉了?”张大雷没吭声,依旧装作呼呼大睡。

  这时候李美娟心中冷哼一声,同时小手抓起张大雷的被子掀起了一部分。

  因为张大雷闭(益智故事)着眼睛的缘故,他并没有察觉到这一点。

  而就是掀起来被子的刹那,李美娟立刻惊呆了,她看到了张大雷的雄厚本钱!怎么那么大!李美娟心里忍不住想着,她以前从未关注过这个傻子小叔子,也是在今天才知道张大雷竟然这么伟岸。

  刹那间,李美娟又想起一件事,顿时脸色苍白起来。

  昨天晚上,进入自己身体的明显比平日里老公的尺寸大那么多,那绝对不是老公!昨晚是因为李美娟喝酒太多才没有想起来,现在她终于回忆起来了,当时那种撕裂的感觉绝对不可能是老公给自己的。

  而且后来对方竟然和自己做了半个小时,自己都忍不住达到巅峰了,可他还是一点都没有达到巅峰的迹象!种种信息结合在一起,李美娟想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可能,昨天晚上和自己做的人根本就不是自己的老公,而是张大雷!想到这里,李美娟只感觉大脑一片空白,她缓缓放下被子,转身茫然的离开了张大雷的卧室。

  等李美娟走出去关上门,张大雷才长舒一口气,他也没有意识到李美娟已经发现昨天晚上那人就是他。

  “真是惊险,不过能看到嫂子的身体,啧啧,也真是值了!”张大雷回想起刚才那雪白的大白屁股,心中忍不住激荡,就连反应也更加强烈。

  李美娟离开张大雷的卧室,茫然的走回自己的卧室,呆呆的坐在床上。

  她真没想到,老公昨天晚上故意要灌醉她,还要把她的眼睛给蒙上,竟然是为了让张大雷这个傻子来弄自己!老公为什么会这么做,李美娟想了想就明白了,还能为了什么,当然是为了孩子!没错,张大年的精子活力低,可是张大雷的身体那么健壮,精子活力肯定高,所以张大年就让张大雷来代替他借种。

  李美娟只觉得心头涌起一股绝望的感觉,自己昨天晚上竟然被那个傻瓜小叔子给弄了,而且还把自己弄得撕心裂肺的叫喊。

  这个平日里自己根本瞧不上眼的小叔子,却是从后面用那种羞耻的姿势把自己弄了。

  一想到那一幕,李美娟就觉得整个世界都崩塌了。

  就在这瞬间,她想到要和张大年离婚,必须离婚,张大年竟然背着自己偷偷做这种事情,一定要离婚!可是就在离婚的念头升起后,李美娟忽然又念起张大年的好了。

  能让老公做出这种事的,不正是她李美娟自己吗?要不是她用孩子来逼迫张大年和她离婚,那张大年也不会做出这种事来,想来昨天晚上张大年眼睁睁看着自己被那个傻子弟弟弄,还是用那种羞耻的方式弄,他的心里也很难过吧?李美娟沉默了,她想了下,张大雷的精子活力很高,而且他也没有什么遗传病。

  虽然现在傻傻的,但那是小时候摔的,听说他之前是很聪明的,也就是说,自己如果怀了张大雷的孩子,那孩子生下来也是个正常的孩子。

  既然如此,那就继续这样下去得了,等回头张大雷让自己怀孕了,她和张大年也就可以有个属于自己的孩子了。

  至于孩子未来像张大雷,这也没什么。

  村里人只知道张大雷是张大年的亲弟弟,抱养的事情却是只有他们一家人知道,而且没有人外传出去,所以这也不是什么问题。

  想通这些,李美娟长长的叹了口气。

  老公是爱着自己的,自己和他离婚也找不到更好的结婚对象了,张大年虽然长得一般,但是在农村里的条件还算可以。

  李美娟如果离婚,成为二婚头的她,多半只能嫁给那些家里很穷的穷小子,或者就嫁给个年纪很大的钻石王老五。

  但这都不是李美娟想要的,思前想后,李美娟还是最终下定决心,这件事暂时就不说出去了。

  

她被雷刚玩了,所以她的潜意识里是想找一个她能依靠的男人,能给她安全感的男人。

  我恰好被她选中,于是不该吃的醋她也吃了。

  第二天,我的鸡头生涯正式开始的日子。

  深市的夜总会一般下午两三点开始开门营业,四点钟我和玲子一起去了红粉帝国,见到了上次高老板和我说的老洪。

  老洪五十岁左右,穿着一套休闲运动衣在场子里到处乱逛,我和玲子就跟在他屁古后面说事儿。

  他像是什么事儿都不管,但每一个见着他的人都低头站立到一边,显出对他的尊敬。

  “你们去找大堂王经理吧,就说我让去的,具体的事情他会安排你们。

  ”老洪在三楼转角平台处站住,半侧着身子撂下一句话。

  “等下见到王经理,说完咱们的事儿你就把你手里的黑包给他,记住了吗?”下楼的时候玲子交代我。

  我手里的黑包里是两万块钱,玲子拿出来的,但她说了,第一个月赚的钱就要先还给她。

  “玲子,用得着给他这么多钱吗?再说了,我是高老板介绍来的……”我磨叽。

  “别废话了!”玲子瞪我一眼:“高老板只是你的入场券,但进了这个场子,做咱们这行的就得孝敬大堂经理,他可以让你赚钱,也可以让你在场子里待不下去,自己滚蛋!”“有这么厉害嘛……”三十岁上下的王经理是个男的,他不要钱,色眯眯的眼光却一个劲儿的看着玲子鼓胀胀的匈。

  “你是……呃,浩哥对吧?行行行,你先回去等着,有些具体的事情,我想和她谈谈。

  ”王经理指了指玲子……玲子看着王经理脸色有些尴尬。

  我是个男人,我从姓王的那双色眯眯的眼睛里看到了他对玲子的浴望……  “红粉帝国是我朋友介绍我进来的,王经理有话你对我说就可以了。

  ”我用挑衅的眼光,微微仰着头看着王经理。

  这是我的本色,在老家混的时候,我经常这样看着找我茬儿的人。

  王经理脸色冷了下来:“我这人有个毛病,说出去的话从来不重复第二遍!要不这样好了,你俩都走吧,今晚带着你们的人进场就行了……”玲子笑着推了我一把:“去去,你先出去!说来说去王经理还是为咱们好,他要和我聊的一定很重要。

  ”一边推我,她一边对我使眼色。

  “嘿嘿,这才对嘛!看你也不是第一次经营这皮肉生意了,最起码的规矩能不懂?”门关上前,我听见的最后一句话是王经理这样对玲子说的。

  更让我纠结的是玲子随后发出一阵很浪的笑声。

  我在门外电线杆子一样杵着,猜测着屋内可能正在发生的龌龊事儿,心里五味杂陈。

  连身边的女人都保护不了,我还算什么男人?玲子正隔着一道门被别的男人做。

  我使劲儿扯着头上的头发,心中暗暗发誓,我一定要混出个人样来做人上人,再也不受这些窝囊气!这个社会和畜生生存的丛林一模一样,只有强大了才能避免别人的撕咬。

  正胡思乱想着,我面前的门突然开了,玲子走了出来。

  我瞪大了眼睛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那姓王的不会这么快就做完了吧?玲子把门带上,拉了我就走。

  出了红粉帝国的大门我甩开了她的手:“你刚才做嘛推我出去?那姓王的王八蛋明显是想弄你……”“对,我也知道他想上我,但你有什么办法让我躲过去不被他上?”玲子歪着头看着我:“没吃过猪肉你还没见过猪跑?你难道不知道这是做这一行的潜、规则?”每一个妈咪要想自己手下多坐台,那少不了打点场子里管事儿的。

  场子越大管事儿的越牛比,遇见个男管事儿的,看上哪个妈咪,你最好自己洗做净了去上他的床,否则,以后有的是你小鞋穿。

  甚至不再给你的人派活。

  而且,场子里所有的公关,每个月都有一次免费的,义务性质的被场子里的管事儿的送给那些能决定夜总会生意好坏甚至关门还是继续营业的有关部门领导玩一夜的任务。

  被选中免费服务的一脸痛苦,因为那些领导中据说很多都是变态的玩法;没被选中的公关也只是侥幸暂时逃脱,谁知道下个月会不会被选中呢?妈咪和小姐只是男人踩在脚下的玩物。

  我看着玲子,心中突然涌起一阵酸楚:“对不起玲子,我,我没本事保护你……”没想到她却笑了起来:“咯咯,我刚才在屋子里你在外边就是这样想的?”我点点头。

  “算你还有点儿男人味!咯咯,告诉你吧,我没让姓王的得逞,他连老娘的毛也没摸到一根!”我瞬间有点儿方,看着玲子:“那她怎么会放你出来?我刚才还寻思怎么这么快就搞完了……”我俩边走边说,玲子告诉我,我出了门以后那姓王的就一把搂住了她,顺势压在了沙发上。

  她却在姓王的耳边娇滴滴的说她的大姨妈正好来了,要是不怕“闯红灯”坏了运气那她现在就脱裙子给他。

  “张浩你是不知道,那王八蛋当时手已经伸进了我的裙子里,顺着我的大腿摸到了腿根,听了我的话,他的手嗖的一下就缩了回来!咯咯咯!”玲子笑嘻嘻的说。

  “就这,他就放过了你?”我有点儿怀疑。

  我这么一问,玲子的脸色黯淡了下来:“我答应他了,等大姨妈过去,给他!”“啊?你这……你这不等于还是要让他弄嘛?”我脱口而出。

  玲子突然瞪着我:“我有什么办法?只能是拖一天是一天!我以前是做过公关,但从我‘上岸’的那天起,我就发誓,以后从再也不要被我不喜欢的男人弄!……”她的大眼睛里有几滴晶莹的眼泪滚落下来,忽然她扑在我怀里,紧紧的抱着我:“张浩,你说,咱们这样的人想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怎么就这么难?”“你放心,我一定不让姓王的那王八蛋得逞!”我搂着玲子,一股男人的保护欲油然而生。

  虽然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没有一点儿底儿,但我相信一句话,事在人为。

    晚上六点半,我开着玲子花了三万块钱买来的一辆二手黑色商务车,拉着整整一车美女去到了红粉帝国。

  一波三折,从今晚起,我才算是真正开始了我的鸡头生涯。

  红粉帝国属于高消费场所,一共三层,第一层包房接待的客人是暴发户式的土豪和大公司的白领;第二层则是有身份的贵宾才能去。

  至于第三层,只有少数高层的客人,那种不适宜在公众眼中出现的人物才有资格上去。

  据说,层数越高,对公关的要求也越高,相应的,公关的生意也越好,能赚到的钱也就越多!我和玲子初来乍到,手下的姑娘被分在了第一层服务。

  王经理告诉我们,第一层有五个鸡头的人,一共八十多个公关。

  “唉,狼多肉少,以后生意好不好,那就看你们自己做了!”他撂下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从玲子身边走开的时候没忘记在她圆滚滚的屁古上轻轻摸了一把。

  这是个充满机会的行业,这也是个充斥着血腥和暴力以及阴谋和圈套的行业,我跳进了这个坑,不知道我的未来命运如何。

  ……鸡头找好场子,妈咪领着公关进去做生意,在场子里和客人之间的事情,那就靠妈咪周旋了。

  玲子做这一行已经将近七八年,而且是从最(左手握右手)基层的公关做起,“实战”经验丰富,我很相信她。

  

现在听到刘丰拒绝,陈瑶的整颗心都开满了桃花,就好像回到了刚刚谈恋爱的时候,感动的就差热泪盈眶了。

  “喂,我问你话呢,你是聋了还是哑了,傻逼似的,就会犯花痴!”陈瑶这才反应过来,红着脸将目光从刘丰的身上收回,看向了那个嚣张的女人。

  “你说什么?”或许是因为刘丰的态度吧,陈瑶再次面对那个女人的时候已经不像之前那么自卑了,气势也足起来了。

  “给我让你马上滚,这位先生要送我上去疗伤,你听到了吗?”陈瑶突然就笑了,她居然能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也不知道是谁给了她勇气,你以为自己是明星吗?不过陈瑶可没有跟那个女人大吵大闹,那个女人不要脸难道要跟她一样?。

  “我当然听到了,我虽然不介意我男朋友救人,但像你这样的人,我觉得我男朋友还是有必要离远点呢,亲爱的,你说对嘛?”陈瑶回过头看向刘丰,娇滴滴的趴在刘丰宽大的胸膛,得意的看向那个女人,让那个女人的脸瞬间就黑了。

  “对!”刘丰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说,就一个字,足够打脸那个女人了。

  “小姐,你不舒服吗?我抱你上去吧!”之前凑过来那个想要占陈瑶便宜的猥琐男人突然走了过来,一双贼眉鼠眼的眼睛盯在那个女人的胸口直打转,甚至还很夸张的吞了一口唾沫,讨好的对那个女人说。

  “噗嗤!”陈瑶又笑起来了。

  “滚!”那个女人怒目圆瞪,冲着那个男人骂了一句,然后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

  “艹,贱人,什么个东西,老子看上你算你的福气,就你这破鞋,还想跟人家比,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

  ”那个男人再次被抹了面子,冲着那个女人就骂了起来,那个女人一个踉跄,差点真的跌倒,离开的脚步都变得凌乱了。

  接下来,刘丰跟陈瑶都紧紧的抱在一起,尽情的享受着这充满暧昧的时光。

  度假山庄每天固定时间都有一些随机的小节目,在刘丰的安排下,陈瑶他们直接坐在了第一排。

  一系列的歌舞之后,便有主持人走了上来,说是接下来要邀请几对情侣参加节目,第一名有丰厚的奖品。

  因为他们所坐的位置醒目,陈瑶跟刘丰被邀请上台。

  或许是因为今天一天他们都是以这种情侣的身份出现的,慢慢的也就习惯了,陈瑶这一次也没有太尴尬,被刘丰牵着手上了舞台。

  游戏其实很简单,就是男人将女人抱在怀里做下蹲,哪一组坚持的时间长哪一组赢。

  “姐夫,要不就算了吧!”陈瑶一听到这个就有些为难了,她差不多一米六五的身高,就算是不胖,也差不多一百斤了,让刘丰这么抱着,她还是有些担心。

  “你是这是怕我年纪大坚持不下来吗?”刘丰一脸认真的说出来,反而让陈瑶有些心虚,她其实也是有这种想法。

  “不,不是,我是觉得我挺重的!”“哈哈,你真可爱,放心好了,我虽然年纪大了,可一点也不比那些小年轻力气小,不信你等着看,咱非得拿个冠军让你看看!”刘丰伸出手指,刮着陈瑶漂亮的小鼻子,哈哈大笑着一副很豁达的样子,反而让陈瑶有些不好意思,红着脸点了点头,莫名的生出了一些希望。

  一共有五队情侣,单看男性的年龄,似乎都比刘丰年轻,可刘丰却是一点自卑的感觉都没有,这种积极的心态影响了陈瑶,让陈瑶也跟那些女孩一般,一个劲的喊着加油。

  到了最后,刘丰明显力气不够了,陈瑶都快急死了,情急之下在刘丰的脸上亲了一下,等到她回过神来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

  “继续,你一亲我我就感觉自己的力气又回来了。

  ”刘丰心里大喜,继续诱导着陈瑶,陈瑶并不知道刘丰的想法,含羞点了点头。

  接下来,刘丰每下蹲一次,陈瑶就会在刘丰的脸上亲一下,这种亲密的动作甚至影响了其他人,一时间,掌声不断,加油声也不断……终于,最后一对情侣坚持不住停了下来,刘丰跟陈瑶这一组取得了最终的胜利。

  “太好了,我们赢了。

  ”陈瑶整个人都变得激动起来,搂着刘丰的脖子大喊大叫像个孩子似的,然后,突然被刘丰用手托住脑袋,炙热的吻便贴在了陈瑶的唇上……感受到刘丰的吻,陈瑶整颗心都停止了跳动,大脑一片空白,激动,紧张,害羞……各种复杂的情绪涌现出来,让她有了短暂的发呆,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刘丰的嘴巴已经挪开了……“哦……”下面的欢呼声打乱了陈瑶的思绪,陈瑶平复着自己的心情,有些不知道如何面对刘丰了。

  “对不起,刚才一时激动……”刘丰突然对陈瑶道歉,反而让陈瑶要说的话没能说出来,只能羞涩的点了点头,心里如同揣着一只小鹿,砰砰乱跳。

  游戏的奖品是免费体验他们山庄的海景房,面对这个奖品,陈瑶又再次为难起来了。

  “要不就算了吧!”想到上次跟刘丰共处一室发生的事情,陈瑶就心跳不已,她不是不相信刘丰的人品,只是有些担心自己也不受控制。

  “你是不放心我吗?”刘丰有些幽怨的眼神看向陈瑶,陈瑶心里莫名的一阵慌乱,急忙摇着头说:“不是,怎么会呢,我可以不信别人,怎么会怀疑姐夫呢,您的人品,我怎么会不相信呢?”“那就是了,好容易才得到的奖品,怎么可以不要呢,你放心好了,只要你不愿意,我晚上肯定不会碰你!”陈瑶犹豫了,看着刘丰高兴的样子,以及刚才比赛时的付出,陈瑶终于点了点头同意了刘丰的提议。

  之前没有想过,现在得到了,陈瑶也开始期待起来,毕竟,她长这么大还没有住过海景房呢,听说一晚上就要好几千呢。

  在服务人员的带领下,刘丰跟陈瑶到了山庄的海景房。

  “祝两位有个愉快的夜晚!”服务员说了一句祝福的话就离开了,房间门打来,里面的布置映入眼帘,虽然之前已经有了猜测,可陈瑶还是觉得自己的想象力过于贫乏了。

  整个房间里都被布置成淡蓝色,星星点点的灯光下面,很多水晶的摆件,在灯光的折射下显得梦幻又美妙。

  靠近海边一整面墙都是一扇落地窗,虽然隔着玻璃,可依然能够感觉到浓郁的大海气息,浅蓝色的窗帘拉上的时候,整个房间又变成了另外一种景象,就好像她住进了王子跟公主的城堡。

  这种在童话故事中才能够出现的房间今晚就属于她,陈瑶觉得,她的整颗心都是跳跃的。

  “满意吗?”身后传来了声音,刘丰似乎也很激动,紧紧的将陈瑶拥入怀里。

  有了今天的接触,陈瑶对于这种身体上的接触也不是很排斥了,尽情的享受着刘丰带给她的温柔,点了点头说:“简直太漂亮了,就好像是在做梦。

  ”“你喜欢就好!”刘丰在陈瑶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有一种甜蜜的感觉。

  偌大的房间里只有一张床,刘丰将床让给了陈瑶,而他自己则去睡到一边的沙发上。

  因为是情侣房间,除了整张床是用沙曼隔开的,其他都是在一个空间,这让陈瑶多少有些不习惯。

  而且沙曼还是半透明的,好在也只是睡一晚,明天就离开了。

  陈瑶暗自告诉自己,勉强也可以接受。

  回到房间里后,刘丰为了舒服,上身只穿了一件褂子,下面穿了一条沙滩裤,沙滩裤面料很薄,那个地方就显得特别明显。

  每一次陈瑶看到那个地方,都会有一种脸红心跳的感觉。

  刘丰自然没有错过陈瑶的眼神,时不时的会在陈瑶的面前晃悠一圈,惹得陈瑶更是面红耳赤,不知道眼睛往哪里放。

  漫长的夜晚,也不知道如何结束。

  而就在这个时候,陈瑶的手机响了,是薛大强发来的视频。

  在看到薛大强的视频那一刻,陈瑶的脸色就变了,整个人都变得紧张起来。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刘丰发现陈瑶的情绪有些不对,便直接问了起来。

  陈瑶一开始还有些纠结,不知道如何对刘丰说,毕竟,是家丑。

  等不到陈瑶接视频,薛大强也有些不耐烦了,索性给陈瑶打电话过来。

  “究竟怎么回事,是不是你公公不然你出门呢,你说出来大家一起想办法吧!”陈瑶一想,也是,多一个多点注意,再说了毕竟是自己的姐夫。

  说完之后,刘丰一脸气氛,没想到陈瑶的公公那么变态,想了想便说道。

  “瑶瑶,你听我的,你把衣服脱光了,就说你在家睡觉,谅他也不敢跟你开视频。

  ”十分钟之后。

  陈瑶简单的清理了一下,听不到外面有什么动静,想了一下,还是红着脸走了出来。

  在昏黄的,本身就带着暧昧气氛下,陈瑶朝着刘丰看了过去,一眼便看到刘丰那里明显的变化。

  “姐夫,我……”刘丰突然抓住陈瑶的手,放在了他那个部位。

  “瑶瑶,这里真的很难(日本人真人爱视频全部过程)受,要不你帮我解决一下吧!”陈瑶脸红的能够滴出血,可情势所逼,只能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刘丰心里大喜,可就在这个时候,门铃突然响了。

  陈瑶长出了一口气,有些感谢这个突然出现的人。

  刘丰有些生气,心想着是谁打搅了他的好事,刚才要是趁火出手的话,说不定就拿下了。

  “那个,我去看看是谁?”门铃声响个不停,陈瑶看了一眼门口,刚准备走过去的时候被刘丰给拦住了。

  “不用,还是我过去吧!”陈瑶点了点头,看着刘丰过去打开门,然后,一个娇滴滴的女人声音出现。

  “亲爱的,长夜漫漫,需不需要我们一起做点有助睡眠的运动?”门口的女人就是白天泡温泉的时候遇到的那个,陈瑶听到后当时就急了,如同发怒的野兽般冲了出去,挡在了刘丰的面前。

  其实陈瑶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会如此的冲动,就好像自己的东西要被别人抢走似的。

  “这里不欢迎你,请马上离开!”陈瑶觉得,自己目前最起码还能够保持冷静,要是这个女人再纠缠的话,可能她连最后的理智也没有了,说不定会破口大骂。

  “你管得着吗?臭三八,我问的是这位先生!”她刚才可是看过刘丰跟陈瑶配合着的那场游戏了,在别人看来天衣无缝的合作,肯定是因为刘丰跟陈瑶的关系很好,可她却明显的发现了一些隐藏在事实背后的真相,陈瑶跟刘丰的关系暧昧,但还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

  也就是说,她还有机会。

  女人没有理会陈瑶的叫嚣,将目光看向了刘丰,将原本就很低的领口再往低的拉了拉,露出里面傲人的风景。

  “她的确管不着你,但是他管得着我呀,这位小姐,请马上离开,要不然,我不介意帮我女朋友教训教训你!”刘丰将陈瑶搂在怀里,心情好了很多,看似在笑,其实却是在讽刺她,讽刺她的不自量力。

  女人明白自己彻底没有机会了,黑着脸冲着刘丰大声说:“好,算我自作多情,你特么就憋着吧,最好憋坏你!”说完,气呼呼的转身就离开了。

  陈瑶的脸更红了,那个女人都能够感受到刘丰的情绪,她又怎么会感受不到呢。

  可是,让她就怎么接受刘丰,她也是做不到的,尤其是刚才跟老公的一番互动,更让她觉得对不起老公了。

  “我……”“是不是想到要怎么弥补我了?”刘丰意味深长,就那么深情的对视着陈瑶,更是让陈瑶心底发慌,贝齿咬着唇,露出一副为难的样子,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陈瑶以为,这一次一定要做那种羞死人的事情了,虽然只是用手,可也足够让她害羞的。

  “哎,算了吧,我也不勉强你了,你让我抱抱,等过一会儿就好!”陈瑶略显紧张的内心才稍微的淡定了一点,点了点头朝着刘丰走了过去。

  有了白天的接触,搂搂抱抱其实没有什么问题。

  刘丰的体温很高,就好像烧着了似的,陈瑶被抱在怀里,就好像被一团火包裹着,特别的难受。

  稍微的挣扎了一下,便触碰到了刘丰,那明显的感觉,让陈瑶再次红了脸。

  “别动,小心我控制不住!”刘丰摁住陈瑶,显然隐忍的很难受。

  “对不起,姐夫,要不还是我帮你吧!”陈瑶知道,某些反应是情不自禁的,刘丰之所以这么难受,跟自己也有一定的关系,这句话虽然说的很纠结,但陈瑶想的很清楚。

  “傻瓜,我不会勉强你的,你先去休息吧,我去洗个澡!”陈瑶红着脸说了一句谢谢,心里对刘丰的感激更加深重,一头钻进了布帘里面,躺在床上一动都不敢动。

  刘丰钻进卫生间,直接打开凉水,冰凉的水落在他的身上,他才感觉稍微的好受了一点。

  想着外面的陈瑶,刘丰觉得还欠缺一定的火候,有些遗憾是今晚不能再进一步了,可一想到以后的日子还长,刘丰也就不怎么着急了。

  一个冷水澡洗完,刘丰明显舒服多了,长出了一口气走出了浴室,看到陈瑶已经躺下了,也就没有再说什么,躺在了沙发上。

  很快,刘丰就进入了梦乡,可陈瑶却是怎么都睡不着了。

  好容易才进入梦乡,却梦到了她跟刘丰在一起,刘丰将她搂在怀里,脱掉了她的衣服,直接压在了她的身上。

  她一开始还是拒绝的,可是到了后来,却紧紧的将刘丰抱着,让刘丰继续。

  就在这个时候,陈瑶突然感觉到有一双目光看过来,然后不知道什么时候,薛大强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把她吓了一大跳……“怎么了,陈瑶,你做恶梦了吗?”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刘丰有些担忧的看着她。

  梦中的情景历历在目,好在只是梦,陈瑶觉得身上有些难受,因为刚才的噩梦,汗水早就浸湿了她的衣服,现在需要好好洗一洗。

  卫生间里,陈瑶一抬头便看到晾在晾衣架上的一个男士短裤,心里便出现了一种旖旎的想法,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的将短裤拿下来放在鼻子上嗅了一下。

  那独有的味道依然很清晰,让她的心猛地荡漾了一下。

  仓促间,听到外面传来了动静,陈瑶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羞涩的事情,急忙将短裤放回去,洗了一把脸,压下心底涌出来的火气,然后才打开门走了出去。

  原本刘丰还有其他安排,可陈瑶因为昨晚的梦,心里有些负担,便拒绝了刘丰的安排,刘丰送陈瑶到小区门口,因为是休息天,也不用上班,陈瑶便直接回家去了。

  刚走到门口,便听到房间里传来了声音,陈瑶吓了一大跳,她刚才开门的时候,并没有感觉到门锁有什么问题呀,莫非家里来了小偷?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然后便被眼看看到的一幕惊呆了。

  客厅的茶几上放着很多乱七八糟的啤酒瓶,在一边的沙发上躺着一个男人,此刻正呼呼大睡,一股酒味弥漫的满屋子都是。

  陈瑶的第一个想法是,真的进来小偷了?小偷又喝醉了?这种操作惊到了陈瑶,她也没有之前那么害怕了,继续朝前走去,然后便看到了那个所谓的小偷其实就是薛大强。

  “爸,你怎么回来了?”薛大强的突然出现不仅没有让陈瑶放下心来,反而更加紧张起来,毕竟,她刚刚才跟刘丰分开,说不定身上还带着刘丰的味道,而且薛大强出现的太突然了。

  “怎么,我不能回来?我要是再不回来,说不定你就跟人跑了。

  ”薛大强衣衫凌乱,顶着一个黑眼圈,看起来脸色很不好,此刻黑着脸正死死的盯着陈瑶,看的陈瑶心里发毛。

  “爸,你瞎说什么呢?”陈瑶敛下眸子,躲开了薛大强的视线,心里开始思量,薛大强是不是真的怀疑了什么。

  “我是不是胡说你自己心里清楚,你身上的这套衣服哪里来的?还有柜子里那一套,什么时候买的?”陈瑶心里猛地一怔,吃惊地看着薛大强,心里变得更加紧张起来了。

  薛大强说的这些衣服,都是刘丰买给她的。

  虽然她当时不愿意要,可刘丰都以各种理由说服了她,再说,对好看的衣服,女人天生都是没有抵抗力的,可真的收了,陈瑶却也担心薛大强知道,所以基本上没有怎么穿,就身上这一套,还是等薛大强离开之后她才拿出来穿的。

  “有问题吗?难道我自己就不能买衣服了?”陈瑶心中暗谈,薛大强的心里已经扭曲了,希望薛大强不知道这两套衣服的价值才好,想到他平时对这些品牌也不怎么关注,陈瑶稍微的放心了一点。

  可这种放心很快就不复存在了。

  “你自己买的?陈瑶,你以为我是傻瓜吗?这一套衣服,好几千吧!还有你身上的这一套,一万好几了吧,你什么时候这么有钱了,舍得买这么贵的衣服了?”薛大强冷笑着站了起来,因为喝多了酒,脚步有些踉跄,腥红的双目就好像发狂的野兽,让陈瑶觉得有些恐怖。

  他之前的确不知道这两套衣服的价值,直到他去新公司上班之后,因为那个公司他是最高领导人,便有人巴结他,一个女秘书对这些衣服品牌研究的很通透,薛大强没事便听上那么一耳朵,无意中得知陈瑶的这两套都是某品牌的新款。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designyourownbracelet.xyz/twe.aspx?1401.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bracelet.xyz/twe.aspx?5104.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bracelet.xyz/twe.aspx?1758.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bracelet.xyz/twe.aspx?1115.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bracelet.xyz/twe.aspx?3831.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bracelet.xyz/twe.aspx?7822.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bracelet.xyz/twe.aspx?2522.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bracelet.xyz/twe.aspx?6050.html